沫筱隐

【jelsa】霍格沃兹学院日常

和基友脑洞的产物……估计会以小段子的方式进行,先来放一下设定

大设定和HP一样,世界观也参照HP,不过只是学院生活所以不会有伏地魔什么的╮( ̄▽ ̄")╭

Jack:三年级,斯莱特林的学生,擅长魔咒课和飞行课,虽然在斯莱特林但是更想去有好友在的拉文克劳,暗恋Elsa,和Hiccup有斩不断的孽缘,表面看上去很爱玩但其实是个学霸

Elsa:三年级,拉文克劳的学生,擅长魔咒课和变形课,院花,但是看上去很冷艳所以没人敢追她,很担心妹妹Anna被渣男欺骗感情,和Jack、Hiccup是类似铁三角一样的关系,学霸

Hiccup:三年级,拉文克劳的学生,擅长神奇动物保护课和魔药课,参加魁地奇,拉文克劳找球手,实力高于其他三个学院,霍格沃兹唯一一个可以养龙的人,他的龙是无牙仔,Astrid是他女朋友,和Elsa还有Jack是好朋友,讨厌学习

Anna:一年级,格兰芬多的学生,擅长黑魔法防御课,最近在和Kirstoff交往,参加魁地奇,格兰芬多击球手,崇拜赫奇帕奇的找球手Astrid,黑魔法防御课以外的科目成绩都很差,学期末的时候和Hiccup一样是重点补习对象,喜欢暗中撮合Jack和Elsa

Kristoff:二年级,赫奇帕奇的学生,擅长神奇动物保护课和草药课,和Anna在交往,参加魁地奇,是赫奇帕奇守门员,比起理论的课程更喜欢实践类的,因为每天被Anna拉着偷窥Jack和Elsa在干什么感到很苦恼

Astrid:二年级,赫奇帕奇的学生,擅长草药课和飞行课,公认为赫奇帕奇最男人的人,据说能一只手把Kristoff举起来,参加魁地奇,赫奇帕奇找球手,以和Elsa一起捉弄Hiccup和Jack让他们出丑为乐,厨艺到了比地狱还糟糕的地步

Valka: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,Hiccup的母亲,因为这个关系对自己儿子格外严格,但其他学生都很喜欢她的课

设定大概就是这么多,其他的也许后续会加入?下面正文↓

    

“拜托!这是我一生的请求!”这是Jack今天第15次跟Hiccup重复这句话了。

 

“没门,你把无牙仔当什么了,它可是我的好朋友。”这也是Hiccup第15次拒绝Jack,还是一样的坚决。

 

“只是骑一下下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!Anna那孩子很乖的!我保证!”

 

“整个霍格沃兹你还能找到比Anna更疯的人我就把无牙仔借给你,Astrid除外。”

 

Hiccup将吃完了的巧克力蛙盒子砸在Jack脸上,头也不回的走向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,Jack叹了口气朝斯莱特林的地下室走去。

 

其实他想借无牙仔的原因Hiccup用脚趾都能猜出来,因为Anna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就想骑无牙仔,如果她能实现这个愿望那她一定很高兴,这样她姐姐Elsa也会很高兴,这才是Jack的本意。

 

但是对Hiccup来说无牙仔就像家人一样重要,被他拒绝也是理所当然,不如说连他自己也有些罪恶感,但他也是迫不得已。

 

“谁让Elsa说【拜托你了Jack】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无法拒绝了!”Jack对Astrid说道。

 

“虽然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,可是这件事我帮不了你Jack,你还是得去找Hiccup。”Astrid拍拍Jack的肩。

 

“Astrid拜托,你可是他女朋友,你去求他一定行的,就像Elsa求我一样!”

 

“哦,Jack你真恶……”Astrid做了个鬼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剩下Jack一个人沮丧的把脸埋进了桌子。

 

 

其实想想Jack也觉得他的行为确实很过分,如果有人出于某种目的要把Hiccup带走他也肯定不会同意的,他却为了自己这样要求Hiccup,“真抱歉Hiccup……”Jack小声的说。

 

Jack想了想,最后从座位里站了起来,他要去跟Hiccup道歉,然后老老实实的告诉Elsa他无法帮她借到无牙仔,Elsa一定不会因为这个讨厌他的。Jack握紧了拳头朝拉文克劳塔楼走去。

 

“Jack!”走到塔楼附近的时候Hiccup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Jack下意识的转身,却被迎面而来的无牙仔撞在墙上。

 

“天哪……这是发生了什么……”Jack从无牙仔的肚子里爬出来,揉着被撞痛的胸口问道。

 

“抱歉,之前你说要借无牙仔的事我答应你了,但是前提是你得帮我搞定这个!”还没说完Hiccup就将Jack仍在无牙仔背上,自己将隐形衣穿在身上。

 

Jack还没完全理解Hiccup的话,不远处一个骑着扫把的人落在了Jack身边,“Jack先生,原来是你?”保护神奇动物课教授Valka用疑惑的眼神看向Jack。

 

“……是的夫人,是我。”Jack几乎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Hiccup闯祸了,他成了背黑锅的。

 

“撞坏了休息室玻璃的也是你?”Valka问道。

 

“是的,我很抱歉夫人。”Jack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披着隐形衣的Hiccup站的位置。

 

“好吧,Jack先生,我需要你去打扫校医院的夜壶,这是对你的惩罚,请在明天下午之前完成。”

 

“是的夫人,我会去的。真的很抱歉。”Jack用眼神目送Valka乘着扫帚离去的背影,朝Hiccup抱怨道“你居然为了逃避惩罚背叛了我和无牙仔,我们可是你最好的朋友!”

 

穿着隐形衣的Hiccup心虚的说,“好朋友要为了彼此两肋插刀,要是被我妈发现是我那我这学期的神奇动物保护课就完了!”

 

Jack决定以后就算把Hiccup给卖了他也不会感到一点点的罪恶感,一点也不。

 

 

Hiccup载着Anna环绕霍格沃兹的时候Jack正在校医院里清洗夜壶,回想起Elsa向他道谢的表情时他感觉这倒不算什么苦差事了,毕竟无牙仔才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 

突然一阵凉爽的微风从窗外吹进来,Jack抬头望去,只见Elsa骑着扫帚出现在窗外,她向Jack招手,然后利落的翻了进来。

 

“Jack,真的很抱歉,我不知道Hiccup居然这样捉弄你。”

 

“不,没关系,反正我已经习惯他那样了。”Jack提到Hiccup时聋拉着肩膀的样子让Elsa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

“还是要谢谢你,本来我是想自己去找Hiccup,但是他那样肯定会抓住我把柄叫我帮他完成论文,他总有办法得到好处。”Elsa伸手帮Jack清理了起来。

 

“关于这点我绝对认同。哦别,Elsa,我自己来就好,真的,这不算什么,比起上个月和Hiccup打扫男厕所来说。”他实在难以接受Elsa打扫夜壶的样子。

 

Elsa只好放下清洁工具站在一边陪Jack聊天。Jack的侧脸被窗外的阳光照的发亮,但看上去又很柔和,事实上她一直都觉得Jack虽然很擅长冰魔法,他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冰那样冰冷,而是像柔软的雪一样,有时候她会忍不住想伸手摸摸他蓬松的白色头发。

 

不远处能看见无牙仔载着Hiccup和Anna飞在天上的身影,Elsa几乎能听见Hiccup和Anna欢乐的叫声,“谢谢你Jack,Anna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。”

 

“这没什么,我也希望Anna的心情能好起来……”这样你的心情也能好起来,这句Jack没有说出口,他只是看着Elsa的笑容,好像心中某个地方被填满了蜜糖一样,“而且再没有比Elsa的笑容更好的回报了。”

 

Elsa将视线从窗外拉回到Jack身上,Jack也正看着她,她看了一会,然后抬起脸垫着脚在Jack脸上印下轻轻一吻,“好像护士长回来了,我先走了,晚上见Jack。”说完Elsa拿着扫帚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 

Jack伸手轻轻摸着被Elsa触碰过的脸颊,脑中出现了Elsa离开时浮现着红晕的脸颊,“Elsa……”

 

这之后Hiccup整整两个星期都在听Jack重复这件事。